(原创)童年时,父母无尽的爱

原创 有奖征文
2019-06-27  武当书苑

本文参加了【我的童年趣事】有奖征文活动

 

文|杜文杰


童年虽是一个浪漫的岁月,但也是一个让人忧虑的岁月。孩子们在浪漫中成长,家长们却在忧虑中煎熬。

童年时期,父母亲没有不为孩子的健康成长而担忧的,我们也常常干了一些让父母亲担忧的事情。童年时,没少让父母为我们操心。

因为太小,有些事情不记得了,只是父母亲和哥哥们后来告诉我的。

有一件事情是小时候我的腿疼,说是站不起来了。这个我一点都没有印象,也许是两岁前的事情吧。

但这件事情却是一个大事情,我站不起来了,长大了不就是一个残疾人吗?当然童年的我并没有知道这到底有多可怕,而父亲却很重视,背着我到处寻医治病,以便让我能尽快站起来行走。

等我记事的时候,我已能够像正常人一样行走奔跑了。

可是在我上小学、初中,甚至高中的时候,我的膝关节腿疼的毛病是时有发生,就像风湿关节疼一样,这个我记忆深刻。

也许从病痛中才能更深切体会父母亲的爱护。少年时期的我,有一条腿总是疼,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,反正膝关节酸疼、胀疼的感觉都有,走路很吃力,一瘸一拐,我想这辈子会不会成为一个瘸子?

爸妈很重视,只要是能想到的办法都给我试,跑了不少医院,看了不少医生,还请了河南人用山西老陈醋加热熏蒸按摩为我治过,也请了民间医生用针灸刺激神经通经络给我治过。这个针灸效果很好,我非常感激这位民间大夫(属江湖郎中,走南闯北,身怀绝技),可惜我工作后打听并想感激报答他时,却得知他早已去世了,他姓徐,个子不高,到处治病救人。

治好我腿疼的另一个方法就是上大学时练的鹤翔庄气功,将全身经络打通,通过练成自发功,将周身之气相互贯通,彻底清除了残留在身体中的病灶,加之后来不断锻炼,从此我的膝盖疼痛的毛病,再也没有发生过。

另一件让父母担忧的事情是5岁左右在一次看戏中走失了,晚上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
小时候我们常随大人或较大的孩子去五里远的另一个村里看戏。其实,我最不喜欢看戏,我们当地的楚剧叽里呱啦的,拖音很长,还伴有音乐锣鼓声,我是一个字也听不明白。

我的个头小,看戏也看不到什么。有些是父亲将孩子抱着看,有些是站在凳子上看,有些是趴在院墙上看,有些是大人将孩子骑在颈脖子上看。

我小时候看戏,纯粹是看热闹,看稀奇。看戏的过程中是满圈跑,有时甚至还参与玩打仗的游戏。看戏时倒没有什么,戏看罢问题就来了。

那天晚上我是随哥哥及小伙伴们一起去看戏的。戏散场了,大家一哄而散,到处是一片找孩子的喊声。可我是第一次与小伙伴们来看戏,因到处跑,找不到小伙伴了,喊名字也没人答应,也不知道他们朝哪个方向走了,只好凭着感觉随人流走。

走着走着,我已知道那不是回家的路,小伙伴们一个都没有看到,那都是些陌生的人,我不知道小伙伴们是否也在到处找我。

反正我随一队人往前走着,也不知道要走到哪里,走着走着,别人都回家了,我却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
我急得团团转,正在我犹豫徬徨之际,这个队里的一个好心人看见了我,问我是哪里哪里的人,是不是迷路了,好在我父亲是教师,那附近也有一些人知道我父亲,担心家里着急,于是连夜急忙将我送回家。

此时,我父母及哥哥也正在为我看戏走失的事情焦虑不堪,为此,还责怪了我的哥哥说是没有照看好我。

那时也是因为我太调皮,到处跑,亦或是人太多,戏散场,如果不是手拉着手,是很容易走失的。

值得庆幸的是,当时遇到了好心人将我送回了家。要是遇到拐卖婴幼儿的,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,也定会给父母亲及家人带来一辈子痛。

这次走失我记忆很深,也为后来留下了深刻的启示。

长大了才知道,人走失了虽危险,但可以迷途知返;而心不能走失,因为,一旦心走失了,就很难找到归途。

童年的故事也让我深深体会到:只有自己的家,才是最温馨最美丽的港湾;只有与家人团聚,才能享受最幸福最美好的天伦之乐。

2019.6.27    书馆首发

    重庆彩票官网

    猜你喜欢

    0条评论

    发表

    请遵守用户 评论公约

    类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