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更多

   

一代文豪白居易:是诗魔,也是色魔

2019-06-20  贺兰山民...
在群星璀璨的唐朝诗坛,白居易凭着他高超的才情和过人的产量占据着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。他与元稹等倡导新乐府运动,开创文坛新风。他的诗通俗易懂,老妪能解,艺术价值又颇高,传世名作《琵琶行》《卖炭翁》《长恨歌》等。


谁也不能否认白居易在艺术上的成就,但我们在看待一位古人时,必须突破“文章好人品就一定好”的局限,一个人的才华与品德本就没有太大的联系。无德文人历史上比比皆是,如宋之问、王钦若等,而白居易虽没有到道德败坏、品行低劣的程度,但他所做过的许多事情都值得重新审视,尤其是他的私生活方面。

白居易自幼聪慧,少年得志,十八岁之前就以诗名为人所知。他的那句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更使他闻名长安。二十七岁时,白居易就以第四名的优异成绩高中进士。人言“三十老明经,六十少进士”,白居易在同榜考中的十七人最为年轻,为此他十分得意,作诗道:“慈恩塔下题名处,十七人中最少年。”

才华横溢又少年成名,这样的白居易想寻一佳偶当是轻而易举的事,可是直到36岁,白居易才娶小她12岁的好友杨虞卿的堂妹为妻。晚婚的原因,正史野史都没有记载,许多好事者根据白居易的性格,编造了许多风流韵事。但有一点可以排除,就是白居易晚婚绝不是因为性冷淡,根据他日后的表现及他的很多作品,我们可以知道,他是一个精力极其旺盛的人,对女性甚至流露出一种病态的占有欲。

婚前的十几年间,或许他一直倚红偎翠,狎妓终日,36岁时忽然想到终身大事,遂娶妻,权当完成任务——这是我个人的猜测!

苏、杭风月

白居易的仕宦生涯并不平坦,815年,宰相武元衡遇刺身亡,白居易上表主张严惩凶手,被认为是越职言事,后又因诗遭到诽谤,被贬江州司马。贬途中写下了流传千古的《琵琶行》。

也许是政坛失意让白居易有些心灰意冷,此后的他开始肆意享受人生了。822年,50岁的白居易被任命为杭州刺史,三年后改任苏州刺史。人言“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”,白居易在苏杭的五年,几乎过的就是“天上人间”的日子。虽然他在杭州也有修筑白堤、兴修水利等仁政,但嫖妓始终是他生活中的头等大事。

白居易嫖妓基本不去妓院,他嫖的是官妓。官妓是官方设置的,一般来源于罪臣女眷,也有通过人口买卖或误入风尘的。官妓只为官员服务,没有肉体自由,也没有人身自由。官妓古来有之,但唐朝性文化尤其开明,官员狎妓之风盛行。《中国娼妓史》载:

“唐代吏狎妓,上自宰相、节度使,下至幕僚、牧守,几无人不从事于此。并且任意而行,奇怪现象百出。”

官妓属于国有资产,官员只具有“使用权”,没有所有权。故而官吏离职、到职时,不仅要交割档案、物资、风土人情、下属状况等,还要交割地方官妓。不少前任因带不走宠爱的官妓而大为遗憾,而后任则欣然接受官妓,若没有好的,还会感慨运气太差。若是有不懂规矩的官员在离职时强行带走官妓,后任与他打起来也是常有的事。

白居易身为杭州、苏州地方长官,本地官妓自然是任他“享用”。他自云:“两地江山游得遍,五年风月咏将残。”可谓极宦游之乐。他曾经夜泛太湖,有“十只画船何处宿,洞庭山脚古湖心”之句。他泛舟连五日夜,寄元稹诗云:“报君一事君应羡,五宿澄波皓月中。”

宋人龚明之《中吴纪闻》曰:

“乐天为郡时,尝携容满、张志等十妓,夜游西湖虎丘寺,尝赋纪游诗。为见当时郡政多暇,而吏议甚宽,使在今日(指宋代),必以罪闻矣!”

《南部新书》亦载白居易任杭州刺史时,蓄养妓女很多,后携妓还洛,复又遣回。

提到这元稹,可真是白居易好基友。他俩才情不相上下,志趣也是相同。他们同榜高中,又一起倡导新乐府运动,彼此书信来往频繁,感情甚笃。当白居易做杭州刺史时,元稹正在附近的越州(绍兴)任刺史,他俩就不止于书信往来了。元稹时常到杭州来窜门,除了交流文学外,还交换官妓玩。

杭州有位才貌俱佳的官妓名叫商玲珑,自白居易上任后,就一直被白居易占有,旁人不得染指。元稹到了杭州,一眼就看中了商玲珑,软磨硬泡求好兄弟借给他玩玩,白居易秉着“兄弟如手足,女人如衣服”的原则,最终还是忍痛割爱。不过只借一个月,玩够了速速归还。

请原谅我这里用词粗俗,可是在两位大诗人的眼里,商玲珑的确就是个玩具。他们想借就借,想扔就扔。

也有说法称白居易没答应借商玲珑,元稹不甘心,又是写诗又是谱曲,想方设法引诱商玲珑。才子的诱惑谁能抵抗?商玲珑偷偷跑到越州,与元稹缠绵了一个月才回来。

白居易杭州刺史任期满时,写下《西湖留别》,诗中写道:

“翠黛不须留五马,皇恩只许住三年。

绿藤阴下铺歌席,红藕花中泊妓船。”

显然,他留恋的不是杭州这个地方,也不是杭州的百姓乃至同僚,他舍不得是那些“翠黛”、“歌席”、“妓船”,故而他“携数妓还洛阳”。

多年后刘禹锡在《乐天寄忆旧游因作报白君以答》诗中,还以“其奈钱塘苏小小,忆君泪点石榴裙”与白居易开玩笑。苏小小是南齐名妓,此处借指杭州的那些名妓。

蓄姬上千

晚年的白居易官运却亨通起来,家资十分雄厚。831年老友元稹去世,他为元稹撰写墓志铭。元家也财大气粗,给了白居易六七十万钱的稿费,白居易全部布施于洛阳香山寺。当时白居易半官半隐,往昔的政治抱负早已烟消云散,他过起了纸醉金迷的生活。

白居易蓄养了很多家妓,据说有上千人。其中樊素善歌,小蛮善舞。唐孟棨《本事诗·事感二》记载:

“白尚书姬人樊素善歌,妓人小蛮善舞,尝为诗曰:樱桃樊素口,杨柳小蛮腰。”

另据《容斋随笔》,白居易有诗《小庭亦有月》云:

“小庭亦有月,小院亦有花。

菱角执笙簧,谷儿抹琵琶。

红绡信手舞,紫绡随意歌。

左顾短红袖,右命小青娥……”

白居易自注云:“菱、谷、红、紫,皆小臧获名。”臧获,即家妓。诗中的菱角、谷儿、紫绡、红绡等女子都是他的小妾或家妓。早年白居易曾上书极力反对皇帝选美,不想他自己后来也沉溺于声色之中。

其实蓄养家妓是盛唐的风俗,岐王每到冬寒手冷,从来都懒得取火,把手伸到漂亮的家妓怀中摩挲取暖,称之为暖手;申王每到冬天风雪苦寒,就让家妓密密地围坐在旁边,以御寒气,称之为妓围;李升大司空有钱,吃饭不用桌子,就让家妓每人托一个盘子团团地站在旁边,称之为肉台盘。但当时白居易任刑部侍郎,官正四品,按规定能蓄女妓三人,可他的家妓除了樊素、小蛮和春草以外,专管吹拉弹唱的家伎就有上百人。

最可恨的是白居易在《追欢偶作》中写道:

“十载春啼变莺舌,三嫌老丑换峨眉。”

什么意思呢?就是说他家的家妓十年中换了三次,每隔三年,他就嫌她们老了丑了。被换掉的家妓下场如何,不得而知。此时的白居易已年近七十,而樊素、小蛮等,最大不过十七八!

841年,69岁的白居易患了风疾,再想“一朵梨花压海棠”也力不从心了,只好将家妓全部放出。后来他思念家妓们,又作诗道:

“两枝杨柳小楼中,嫋娜多年伴醉翁。

明日放归归去后,世间应不要春风。

五年三月今朝尽,客散筵空掩独扉。

病与乐天相共住,春同樊素一时归。”

觊觎他人之妾

前面说道白居易对女人有一种病态的占有欲,对于他欣赏的美女,无不想据为己有。

才女薛涛本出身名门,父亲早逝,不幸沦为成都官妓。元稹出使成都时,看上了薛涛,才子佳人,一见如故,一时如胶似漆,俩人在成都过三个月的同居生活。但元稹是个薄情汉,调离成都后就把薛涛忘了,而薛涛则以元稹外室自居,从此闭门谢客。

十年多后,白居易给这个曾经的“弟妹”写了首诗《与薛涛》。诗云:

“峨眉山势接云霓,欲逐刘郎此路迷。

若似剡中容易到,春风犹隔武陵溪。”

该诗对薛涛充满狭亵之情,求欢之意昭然若揭。

虽然此时元稹已经抛弃了薛涛,但薛涛毕竟曾是自己兄弟的女人,白居易如此公开地调戏,实在让人不耻。

意味深长的是,白居易自编《白氏长庆集》时没有收录此诗,而是将之收录在《外集》之中。据分析,白居易这样做的主要原因是《白氏长庆集》要约请元稹作序,白居易实在不好意思将自己勾引薛涛诗篇让元稹过目。

白居易一边勾引兄弟的女人,一边又写诗要求另一个女人殉情。

关盼盼是唐朝徐州守帅张愔的家妓。白居易作客张府时见到关盼盼,盛赞她“醉娇胜不得,风袅牡丹花。”可能他内心十分渴望占有关盼盼,但无奈权力有限。

后来张愔亡故,关盼盼只身移居徐州城郊燕子楼,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。元和十四年,白居易的老下属张仲素拜访白居易,带来了关盼盼的三首《燕子楼新咏》,此诗表达了关盼盼在燕子楼的凄清孤苦和相思无望之情。白居易有感而发,写下和诗曰:

“满窗明月满帘霜,被冷灯残拂卧床。

燕子楼中霜月夜,秋来只为一人长。”

在这首诗中,白居易自作多情地表达了对关盼盼的怜惜之情,又将自己置换成关盼盼所思念的男人。可谓意淫到家了。

这之后,白居易又写诗曰:

“黄金不惜买娥眉,拣得如花四五枚。

歌舞教成心力尽,一朝身去不相随。”

这首诗直接抒发了对张愔的同情,明言责怪关盼盼没有追随而死。

关盼盼看到白居易的诗后,愤恨之下走上了白居易为她指明的道路,从此开始绝食,最终香消玉殒。弥留之际,关盼盼提笔写道:

“儿童不识冲天物,漫把青泥汗雪毫。”

很明显这句诗是写给白居易的。在关盼盼眼里,白居易就像一个幼稚的儿童,根本不会懂得她冰清玉洁的贞情。

关盼盼以为白居易不懂情,所以将其比作孩童,可事实上是白居易太懂情了,他只在利用他人的情来实现他“自己得不到就将其毁灭”的变态欲望罢了。

白居易的色与淫固然与他所处的时代风气有关,但我个人认为,他的所作所为实在已经逾越了那个时代的一般标准。或许拥趸们会说,时人以及史书都没有对白居易作出非常负面的评价,可见他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太多出格之处——或许如此吧。不过我们在看待白居易这个人时,当因此而更加客观,无可置疑的是,他并非现今道德标准里的完人,他士大夫的阶级身份也注定他不可能是劳苦大众的代言人。

另;白居易有弟白行简,著有《天地阴阳大乐赋》,那文采,那想象力,简直惊为天人!这让我不禁感慨,他老白家的人在男女之事方面,都特么是人才!

  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: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0条评论

    发表重庆彩票官网

    类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